您好!欢迎访问中山人文社科网!
学术活动

近年来香山文化研究发展的回顾与思考

发布日期:2015年04月02日        作者:陈国庆
  

   近年来,随着近代史的学者们前期对香山文化的价值、特征进行了深入的挖掘和探讨后,香山文化进入了一个相对沉稳的积淀期,其内涵得到进一步挖掘,外延进一步拓展。随着研究的深入,孙中山、郑观应等历史人物研究的深入,尤其是百年中山文史资料、买办研究、香山商业史方面的深入研究,香山文化的内涵更加丰富,香山文化已日趋成为联系中山、珠海、澳门的重要文化纽带,深得三地官方和学术界的共同关注和高度重视。
   中山、珠海、澳门等地,近年来,在广东大力弘扬岭南文化、建设文化强省的大背景下,
通过继续深入挖掘香山人文历史资源,拓宽香山文史资料的收集和研究范围,探索地域文化研究乃至香山文化研究的新途径,夯实香山文化的内涵,拓展香山文化研究范围和空间,促进与海内外学术界的沟通与交流,为深化岭南文化研究作出了一定的贡献。本文试图对近年来,香山文化研究中涌现出的新方法,新动态,进行梳理,给未来香山文化的发展提供线索和思路。

    一、香山文化研究的新动态

   (一)理论建构的完善和学术概念的深化
   在早期香山文化的概念和内涵厘定之后,关于香山文化的学术概念进一步深化,理论建构日益完善。香山文化概念的提出以后,除了对香山文化的价值、内涵、特征解读以外,首先要解决的一个问题就是,香山文化与周边文化的区别,在岭南文化中的位置,甚至是客家文化和潮汕文化的异同,成为了香山文化首先要解决的问题。
   关于香山文化的地位问题,在学者们的深入探讨下,有了清晰的定论。王远明先生在《概说香山文化》一文中指出,香山文化与岭南文化同构,在近代同步发展,为岭南文化增色添彩。岭南文化受独特的地理环境和社会历史条件的限制和影响,在千百年的演变进程中,逐渐形成一种与其他区域文化不同的模式。胡波先生也在《简论香山文化与广府文化》一文中,比较了香山文化与广府文化、岭南文化的差异及包容关系,理顺了香山文化与广府文化、岭南文化、潮汕文化和客家文化的关系,确认了香山文化在广东历史文化中的历史地位,理清了香山文化与其他文化类型的关系,平息了争议,赢得了认同,使得香山文化有了独立存在的空间,为香山文化深化发展奠定了理论基础。
   (二)专题会议的召开和学术讨论的踊跃

 香山文化相关的学术会议和论坛相继在国内外召开,国内外学界围绕香山文化开展继续深挖历史土壤,进行历史文化资源的深度挖掘。2008年以来,省港澳珠三角地域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岭南学理论与实践学术研讨会,第二届近代知识与制度体系转型学术研讨会,孙中山与近代中国博士论坛,广府文化与改革开放学术研讨会、中国留学文化学术研讨会等学术研讨会、辛亥革命100周年学术探讨会、辛亥百年百期访谈节目、上海“新知识•新职业•新学科”国际学术研讨会、孙中山高峰论坛、第二届珠海、澳门论坛相继召开,进一步推动了学术交流和学术探讨,进一步完善和丰富了香山文化研究,推动了近代史研究的活跃。广东省社科联等单位组织的“香山买办与近代中国”学术研讨会,中山市社科联与上海市社科院举办的“中山人在上海”学术座谈会,“孙中山思想与当代中国”学术研讨会、买办与近代中西文化交流等国内及国际大型学术会议、第二届海峡两岸中山论坛相继召开,拓展了香山文化研究范围和空间,促进与海内外学术界的沟通与交流。

   (三)史料收集的丰富和学术外延的拓展

   史料是史学研究的命脉。不少的学术大家都强调史料的作用,梁启超先生在《中国历史研究法》一书中,提到“治玄学者与治神学者或无须资料,因其所致力者在冥想,在直觉,在信仰,不必以客观公认之事实为重也。致科学者---无论其为自然科学,为社会科学,罔不恃客观所能得之资料以为其研究对象 。而其资料愈简单愈固定者,则其科学之成立也愈易,愈反是则愈难。……史学所以至今未能完成一科学者,盖其得资料之道,视他学独难。史料为史之组织细胞,史料不具则不确,则无复史之可言。”何忠礼教授在其著作《中国古代史史料学》一书中,严昌洪教授在其著作《中国近代史史料学》中,也同样强调了史料在史学研究中的地位和作用。著名史学家章开沅先生在谈及历史研究的方法时,首当其冲的强调要加强对史料的重视。郭世佑教授认为“任何学术研究都以占有资料为前提,史学尤其如此,否则免谈。无论是中外政府档案资料,还是地方文献、谱牒、私人笔记、书牍等,都是无价之宝藏。”
   由此可见,要深化香山文化研究,史料收集和整理成为巩固研究成果,深化研究内容的一项重要工作。中山市、珠海等地,围绕香山文化的史料收集工作,开展了大量的工作,基础性史料的收集和整理更加丰富。中山市联合中国第一档案馆出版了《香山明清档案辑录》,中山市社科联与上海档案馆合作整理出版了《近代中国百货业先驱---上海四大公司档案汇编》、《中山人在上海史料汇编》,梁文生校注了《徐愚斋自序年谱》。中山市文联组织整理了百年来文艺名家的文艺作品,出版了《名家说艺》,中山日报社组织记者远赴孙中山足迹踏过的地方,留下了大量真实的纪实文字和图片资料,出版了《梦回东方—华侨华人心灵史》;黄鸿钊先生整理出版了《香洲开埠档案辑录》等。为挖掘地方历史文化资源,中山政协在文史资料收集方面开展了卓有成效的尝试,取得了突出的成果。整理出版了15本《百年中山》文史系列丛书,围绕属于香山文化范畴的水文人文、民生经济、教育医疗、商业文化等,进行深度的发掘,收集了大量的史料,丰富了完善了香山文化的内涵。

   二、香山文化研究的新特征

   (一)加强研究方法理论的创新和关注视角的多元化

   近年来的香山文化研究,在研究方法进一步创新,从文化学,社会学,心理学,人类学的角度,以多元化的视角,在香山买办、香山商帮、华侨研究、民俗文化、方言文化、名人文化研究方面,已经形成了一定的特色,部分专题甚至在国内学术界产生了重大影响。
   买办作为近代中西方交流的桥梁纽带作用,近三十年来得到了近代史学界的关注,尤其近年来对于广东香山籍、江浙宁波籍买办的研究,相关的学术成果不断涌现。香山作为近代中国历史上有名的“买办之乡”,诞生了唐廷枢、徐润、郑观应等在近代中国产生过重大影响的代表人物,在开展买办研究中自然也得到了较多的关注。以香山买办为专题开展的研究,既因地缘之利,又因学者群体的深入研究,研究成果也日益受到学术界的瞩目。中山的胡波教授近十年来长期致力于系统研究“香山买办”,在国内外重大的学术会议发表了多篇有影响的学术论文,结集出版了《香山买办与近代中国》一书,获得“中南五省优秀图书奖”。
   与此同时,在香港、上海等地,在买办后人的大力支持以及学者群体的倡导下,围绕买办的论题继续得以深入的研究和探讨。2009年4月,香港中文大学召开了“买办与近代中国”专题学术研讨会,会议论文集《买办与近代中国》由三联出版社出版。2011年11月8~9日,在中山市香格里拉酒店召开广东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和政协中山市文史资料委员会联合主办,中山市香山文化研究会协办的“香山买办与近代中国”学术研讨会,来自澳大利亚和中国香港、澳门、北京、上海、武汉、杭州、广州、中山、珠海等地的40多位专家学者参加会议,收录论文30多篇,全书30万多字,收入《被误读的群体》一书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本次学术研讨会论文综述简讯分别在《学术研究》和《中国社会科学报》、《团结报》、《广东社科规划》等刊物上发表。2013年1月3日至5日,由南开大学和香港中文大学联合主办,南开大学文学院、跨文化交流研究院、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广东省中山市文联、中山市香山文化研究会等单位承办的“买办与近代中西文化交流”学术研讨会在天津隆重召开。来自香港、广东、上海、北京、天津及澳大利亚等地的50多位专家学者及香山买办的部分后人齐聚南开大学,集中探讨了买办在近代中西文化交流过程中扮演的角色,天津、香港、广东、上海等地的地域文化与买办文化形成发展之间的关系,买办社会的身份转换、社会形象的建构等重要议题,形成了大量丰富的成果。
在研究买办文化和四大百货的基础上,香山的商业文化深化拓展为香山商帮的研究。胡波率先提出并理论诠释了“香山商帮”新概念,出版《商会与商道》等书,对香山商会和香山商人精神以及买办文化等进行专题研究与讨论,填补了香山商会史研究的空白。其策划并任总撰稿的大型电视纪录片《香山商帮》,由中央电视台和中山广播电视台合作推出。剧组先后到北京、上海、天津、厦门、香港、澳门等地,采访章开沅、熊月之等学术名家,进一步展现香山商帮的面貌,挖掘大量崭新的历史材料,加深社会对香山商人的深入了解,填补学界对香山商帮的研究空白。
   深化拓展了华侨文化和移民文化的研究。组织召开了《香山文化与海洋文明》专题学术研讨会,出版了论文专辑;出版了《心灵的丰碑:华侨与中山改革开放30年》;出版了《走出伶仃洋》。积极推进民俗文化和方言文化的研究,先后出版了《沙溪凉茶》、《咀香园传奇》、《风雅菊城》、《血脉传承—中山非物质文化遗产探究》、《水上情歌--中山咸水歌》、《西区醉龙舞》等;加强对社会生活史的关注,出版了《疍民文化研究》和《中山装.一个时代的生命符号》、《文艺作品中的百年中山社会》、《岭南画派与中山》、《南下干部-口述中山六十年》等。

   (二)注重历史人物的研究,名人文化研究成果丰富。

   注重人物在历史进程中的作用,先后了举办了“中山人在上海”,“中山人在京津唐”等大型采访活动,整理出版了《孙中山志》、《郑观应志》等。珠海出版了《珠海历史文化名人与香山文化》等,进一步深化拓展了名人文化的研究。
   孙中山研究一直是香山名人研究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相关研究已经形成完整的学术体系,国内学者称之为“中山学”。近年来,中山市从孙中山成长的文化土壤出发,开展极具中山地方特色的研究,进一步丰富了孙中山的研究。中山市文联编纂出版了《中山装》一书,该书30万字,是全国第一本最完整介绍中山装历史文化的著作。
   为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弘扬孙中山文化,深化群众对孙中山与辛亥革命的认识,胡波撰写的《孙中山的人格魅力》一书,采用纪实、史话、随笔、札记等形式介绍孙中山先生的生平、思想及人格魅力。黄健敏先生的著作《翠亨村》,对孙中山成长的翠亨村,从物质文化和社会文化的角度,进行了介绍,也进一步丰富了孙中山的研究。孙眉对孙中山的革命事业起到了重要的作用,目前这方面的研究成果尚不多见,由孙中山后人孙必胜和孙必达著的《孙眉传》,黄健敏编的《孙眉年谱》,填补了这一空白。
   关于孙中山研究,近百年来,海内外学术界作了广泛而深入的研究和探讨,但是史学界针对从事孙中山研究的学者群体,他们从事孙中山研究的学术起源、学术成果、学术渊源、学术贡献,相关的关注却很少,尤其是一些史学大家已近晚年,通过口述史研究作为史学研究的一个重要范式,既补充了传统史学研究的模式的不足,又生动形象地记录了学者们从事孙中山研究的点点滴滴,在保留了相关学术成果的同时,又为后来学者从事相关研究提供了线索。2012年,中山启动了孙中山研究口述史的采访活动,不仅开始关注孙中山研究的本身,也加强了对研究孙中山的学术大家们的关注,收集了大量的资料和视频资料,对孙中山的研究将起到很大的促进作用。
   与此同时,关于郑观应的研究成果更是大量涌现,在此不一一赘述。《阮章竞评传》、《陈君葆传》、《萧友梅编年纪事稿》、《百年卓越-萧淑芳艺术》、《杨殷传》、《方人定传》等一些香山名人的传记和著作,相继问世,为开展香山文化的研究提供了大量素材。

   (三)注意学术普及和推广,传播样式和手段多样化。

   香山文化的研究不仅要形成相关的学术体系,得到学术界的认可,市民对香山文化的认同也同样重要。在理论的建构和学术的研究之外,香山文化的普及和传承近年来也有了长足的进步。通过借助影视等传统喜闻乐见的文艺手段,中山先后制作了大型电视纪录片《香山商帮》,30集电视连续剧《香水佳人》,凤凰卫视纪录片《一个伟人:一座城》、中央电视台电视纪录片《四海同心:华侨与辛亥革命》等相继播出,更加形象生动地阐述了香山文化的魅力。
  与此同时,一些小说和音乐作品,如作家韦镇寰的长篇小说《医仙孙逸仙》、《伟人孙中山》、《郑观应》等,用文艺的笔触,生动了展示了香山名人的生平事迹,深得群众的欢迎。中山电视台“中山故事”栏目介绍中山的地理、历史和人文,受到广泛好评。
   三、香山文化研究的新价值

   香山文化是文化发展的理论支撑。珠海、中山、澳门三地,文化同源,历史同根。香山文化是三地的文化纽带,共同的文化背景有利于打破行政区划的限制,也为学术界提出了新的学术命题和研究课题,促使人们突破当今行政区划的限制,站在历史发展的高度,重新审视中山、珠海、澳门过去的历史变迁和社会发展,并从整体的而不是局部的、从全面的而不是片面的立场和观点出发,对香山地域的自然地理环境和人文社会风貌进行综合的、系统的而非分散的单一的学术探索,从而有利于规律的把握,认识的深化,方法的更新,资源的整合和领域的拓展。(7)香山从封建时代的“铁城”,因历史的机缘阴错阳差被分割成了葡萄牙治下的澳门、或是国民政府的“模范县”,再到改革开放的前沿地带、“一国两制”的实践区,无论行政归属如何变化,都无法割断三地业已形成的文化联系和民间交流,即使他们已经形成各具特色的城市文化和精神品格。在当前广东建设文化强省的历史大背景下,充分发挥香山文化的引领作用,加强联动,形成合力,必将在广东文化产业发展中占据更大的市场份额。三地的理论工作者可以在香山文化的研究上形成合力,使香山文化成为三地整合历史文化资源,发展文化的理论支撑。
  香山文化是全民修身的动力源泉。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以后,梁启超、严复等思想家们,开始关注国民素质方面的建构,并由此提出了“新民”的响亮口号,以塑造“力”、“智”、“德”全民发展的近代国民形象,并主张采取“鼓民力、启民智、新民德”的三民措施来改造国民性,以此谋取救亡图存,实现中华复兴。在新的历史时期,一段时间以来,“小悦悦”事件、地沟油、毒大米等社会道德滑坡的现象常常见诸报端,引起了全社会的高度关注和深刻反思。经济社会高度发展的同时,人们的素质水平为何没有与时俱进?国内不少的地区,开始投入了大量的力量,开始了对道德领域的建设的关注,从央视的“感动中国”栏目、中央文明委启动的“中国好人”评选,从江苏常德的“道德讲堂”,到中山首创的“全民修身行动”,类似的道德建设项目,国民素质提升工程开始轰轰烈烈在全国开展起来。 中山的全民修身行动自启动以来,受到全社会的热烈响应和积极参与,围绕全民修身行动孕育而生的“修身讲堂”、“道德讲堂”等丰富多彩的活动样式,如雨后春笋般在中山大地上涌现开来,得到省、中央宣传部门的高度评价,成为展现中山独特魅力的城市名片。全民修身行动开展已有几年时间,面临着如何深度发展,向何处去的瓶颈。全民修身行动,如春雨滋润万物,细小无声,潜移默化,沁人心脾,只有与文化的结合,才能共同发展,相得益彰。
   香山人具有崇文尚武、顺应自然和重商传统的价值取向,骨子里又弥漫着坚守正统与开放创新、趋利务实与热情浪漫、刚勇好强与文质彬彬、科学理性与人文精神等对立又统一的精神品格,从中挖掘香山人优秀的人文传统,充分发掘香山文化中的积极因素,新民德,启民智,鼓民力,使之成为全民修身行动的理论支撑和文化源泉,对于深化全民修身行动,推进国民素质提升工程,引导市民参与建设幸福和美中山有着积极的意义。
  香山文化是新区建设的文化土壤。当前珠海在全力建设横琴新区,中山在着力推进翠亨新区的建设,可以充分发挥香山文化的作用,充分发挥两地侨乡,毗邻港澳的优势,发挥孙中山等名人的影响力,充分吸引两岸三地的港澳台胞以及海外华侨华人的支持。尤其是中山市,是孙中山先生的故乡,翠亨村更是孙中山先生出生的地方,开发翠亨新区,探索香山文化起源,可以说相得益彰,相互促进。应该探索将翠亨新区纳入国家战略发展规划,使之成为实现孙中山民生思想和建国方略的垂范之区,建设成为凝聚海内外中华儿女的共有精神家园。深入挖掘中山历史上实施“模范县建设”的经验和教训,关于中山港的开发也都有过很多超前的设想,通过发掘整理出版相关的历史资料,形成相关的研究成果, 对于开发翠亨新区也有一定的启发作用。
   香山文化是文艺创作的素材宝库。文以载道,艺以养心。文艺作品具有净化心灵,引领社会潮流的特殊作用。鲁迅先生曾说:“文艺是国民精神所发的火光,同时也是引导国民精神的前途的灯火。”在文艺创作的过程中,常常体现着文艺家们的个人梦想和艺术追求,也浸染着他们 “入世”的感悟,这些经常很自然地在文艺作品中流露出来。“歌以叙志、舞以宣情”。艺术作品水平的高低,多与作品的理想境界有关。对艺境的执着追寻,是无数文人墨客们创作精品的不可或缺的灵魂。这样创作出的文艺精品,往往具有塑造美好心灵、熔铸民族精神、激发创造活力的突出作用。积极发扬中华民族优秀的文化传统,从传统的国学经典中,吸收古代历代相承的文化精髓,发掘中国民族几千年来积淀的文化瑰宝。尤其是从1152年香山立县以来衍变而生的香山文化中,从孙中山、容闳、陆皓东、杨仙逸、苏兆征、林觉民、杨匏安、杨殷等前辈先驱们,为国家独立、民族振兴的民族梦而奔走呐喊的精神中;从阮玲玉、苏曼殊、郑君里、阮章竞、吕文成、方人定、黄苗子等文艺名家为百姓放歌、为人民抒写的文艺梦而孜孜以求的精神中;从郑观应、徐润、唐廷枢、马应彪、郭乐、蔡昌、李敏周等商业翘楚们为实业救国、兴邦利民的强国梦而贸易中西的精神中;从唐国安、钟荣光、郑锦、萧友梅、韦卓民等教育名家为百年树人、教化天下的教育梦而上下求索的精神中,汲取精华,积聚力量。香山文化中独有的华侨文化、名人文化、买办文化、方言文化、民俗文化、商业文化,也成为文艺创作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文艺资源。
 

          




党政机关网站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郑重声明 |  使用帮助 


        主办单位:中山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技术支持:中山网              点击量:             


粤ICP备15015284号-1